裁员风暴下的比特大陆

全球最大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公司内部正在遭遇一场激烈震荡。

多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比特大陆刚刚完成一轮大规模裁员,裁员范围包括区块链、人工智能、芯片等多条业务线,其中被寄予厚望的人工智能业务成为此轮裁员重灾区。

比特大陆占据着矿机行业7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2017年的数字货币大牛市中,这家公司成为最大赢家,年净利润近50亿元人民币。但2018年,行业迅速转熊,矿机滞销,比特大陆的营收和净利润都大幅下滑。压力之下,比特大陆开始大量裁员,众多尚未盈利的创新业务也被砍掉。

除裁员外,比特大陆一直以来施行的双CEO管理架构也突生变数。

多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比特大陆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和詹克团已经双双卸任CEO,仅担任董事。新任CEO由公司内部的一位项目总监王海超担任,不过该变动还未在公司正式宣布。

对此,比特大陆方面向界面新闻表示上述“传闻不实”。

去年9月底,比特大陆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此后一直没有下文。1月23日,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在达沃斯论坛接受媒体采访时对矿机制造商在港股IPO做出偏负面的表态。

“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但还没任何业绩。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觉得当初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之前监管不管,后来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赚这个钱吗?”李小加认为,这类企业不符合港交所的“上市适应性原则。”

他虽没有明指比特大陆,但伴随着一系列动荡,这家全球最大的矿机制造商从曾经的风光无限走入了创立以来的最低谷。

裁员风暴

2018年圣诞节期间,比特大陆开始裁员。“公司给的理由是战略调整,这轮裁员的范围比较广。”被裁员工吴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比特大陆给出了两种赔偿方案——“N+2”和“N+1+3”,其中“N+1+3”中的“3”指相当于该员工月薪3倍的公司股权。

吴风所在的部门是曾在比特大陆如日中天的哥白尼团队,哥白尼是国内唯一一家BCH(比特币现金,比特大陆支持的虚拟数字货币)开发团队,在高峰时期,该团队有40多人,在这轮调整中整个团队全部被裁掉。“对上市已不报希望”,他选择了全部由现金支付的补偿方案。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这轮比特大陆裁员规模可能高达50%,具体数字由比特大陆人力资源部门掌握,但即使未达到这个数字,这轮裁员比例也相当之高。

据一位接近比特大陆核心层的前员工汪磊估算,裁员之前,比特大陆有约3000名员工,其中市场、销售、行政等有约1000多名员工,矿机部门和AI部门约2000人。此次裁员中,矿机业务裁员比例为百分之三四十,AI业务裁员比例则达到百分之五十。裁员之后,比特大陆的员工总数缩减至1000多人。

在裁员之前,比特大陆的公司规模经历了一轮急速膨胀。

2017年中旬,比特大陆总员工数不过三五百人,到2018年8月份涨至3000多人。这一年,比特大陆将AI芯片作为全力开拓的新业务,在这批新员工中,大部分都是与AI芯片研发相关的技术人员。

比特大陆的AI芯片业务包括云端芯片和终端芯片两部分,据汪磊透露,相对不那么重要的终端芯片业务成了这次裁员的重灾区,云端芯片业务比较重要,但也在缩减人数。

不过,这一说法也被比特大陆方面否认。

据界面新闻了解,比特大陆的终端芯片团队位于台湾,是一家名为芯道互联的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份,员工总数约200人。据台湾媒体报道,芯道互联成立之初,开出高于其他一线企业的薪资水平,在台湾IC圈疯狂挖人,甚至引发联发科正式发函,提醒芯道互联尊重同业知识产权和营业机密,以免违法。

据半导体行业媒体“芯科技”报道,在2018年12月下旬,芯道互联陆续约谈研发人员,拟将招募到的约200名研发工程师裁减50%,以降低成本支出。

界面新闻记者2月18日探访芯道互联位于新竹市的办公地址发现,该公司还在正常营业,不过工作人员并不多。

裁员风暴下的比特大陆配图(1)

芯道互联公司。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在芯道互联传出裁员消息后,比特大陆曾对外回应,“芯道互联不是比特大陆子公司,双方仅有业务合作关系。”但据汪磊透露,芯道互联与比特大陆不止于业务合作,“比特大陆最初给发了两个月工资,之后(芯道互联)自负盈亏。”

不仅如此,与终端芯片配合做硬件设备,如开发板、摄像头,及应用软件研发,如人脸匹配的团队也被裁员。

2018年10月,比特大陆宣布投资13亿元福州闽侯设立算丰科技产业园项目,算丰为比特大陆AI云端芯片的品牌名。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算丰科技产业园近期也在裁员,有些入职不足三个月的员工已经接到裁员通知。

比特大陆为何疯狂裁员?2018年虚拟数字货币转入熊市是一个原因,但不是全部原因。

这次赌输了?

“在这个圈子里混,从性格上来讲,都是赌徒。不管卖矿机、挖币还是炒币都跟赌博一样。”汪磊说。

从比特大陆的发家史来看,确实是一个“赌成功”的故事。

比特大陆成立于2013年,成立不久后即遭遇熊市,几乎破产。在其他竞争对手被寒冬清洗消亡的时候,凭着对区块链及数字货币的坚守,比特大陆在熊市仍投入巨资研发矿机,终于在2017年的行业大牛市中迅速崛起,一举成为占据矿机市场70%份额的行业垄断者。

数字货币价格暴涨及垄断的市场地位给比特大陆带来丰厚的利润。2017年,比特大陆的净利润为7亿美元(约47.5亿人民币),2018年上半年更是高达7.4亿美元(约50亿元人民币)。比特大陆的估值也达到150亿美元以上。

“回顾过去,比特大陆每次都是堵上全部身家,几次赌博都赌成功了。”一位调研过比特大陆的投资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矿机生产是一个极其强调抢时间的行业。因为在矿机生产出来之后,挖矿爆赚的时间只有两三个月,等到算力迅速堆积起来,挖矿收益下降,矿工购买矿机意愿下降,矿机就会滞销。吴忌寒曾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说,“做矿机非常赶时间,需要代工厂昼夜加班赶工。”

而在矿机上游的挖矿芯片生产,也是如此。一般芯片生产需要经过设计、画版、流片、封装、测试、量产环节。流片是指对设计好的芯片进行小规模试产,流片成功后,再对芯片进行测试,以验证芯片性能是否满足要求,之后才进入大规模量产环节。

测试环节往往需要三至五个月。但在比特大陆,甚至在整个矿机行业,芯片几乎没有测试环节,一旦流片成功,能够跑起来,就立即投入生产。通常来说,矿机行业的芯片迭代速度以半年为单位,在行情热时,甚至会缩短至三个月。

也因为赶时间,比特大陆在台积电流片的时候,几乎不与其他厂商拼版。“拼版”是指因开模费用昂贵,多家芯片厂商一起流片,以分担流片费用。“拼版”的好处在于可以节省费用,但坏处也很明显,需要等其他厂商的时间,耗时较长。

在芯片流片时,比特大陆为抢时间从不拼版,一掷千金。“各家芯片产商中,除了苹果有实力说全包外,连华为都要等别人一起的。”汪磊说,在芯片流片后,比特大陆还会向代工厂下大量的订单,目的就是把产能抢断,这样竞争对手只能等产线空出来,中间的时间差往往就是比特大陆矿机爆赚的时间。

比特大陆销售最好的矿机是2016年6月推出的蚂蚁S9,直到2018年Q1,这款矿机的销量仍占据矿机销售总收入的近七成。不过,在S9推出之后,因要求分配股权被詹克团拒绝,核心技术员工杨作兴离开比特大陆,并创办神马矿机,成为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

在杨作兴出走后,比特大陆的矿机芯片研发由詹克团主导,虽投入重金,但一直进展不顺。

据汪磊估算,从2017年开始,比特大陆至少有4次矿机芯片流片失败,包括16nm、12nm和10nm的芯片,其中16nm流片失败了两次,这令比特大陆损失至少60亿到80亿人民币。比特大陆官方并不认可这一数据。

裁员风暴下的比特大陆配图(2)

比特大陆销售成本构成。来源:招股书

不过,几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据比特大陆招股书,2017年,加工费及原材料成本项(主要指芯片制造及封测费用)花费9.73亿美元(约66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比增长9倍。而在2018年上半年,这项费用更高达14.76亿美元(约10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1倍。

“这个圈子就是要抢时间,会赌博式下单。赌输了50亿亏出去,赌成了100亿赚到手。”汪磊说。

在汪磊看来,至少这几次流片,比特大陆赌输了。而投入重金研发的7nm芯片,推出后赶上比特币熊市,又因价格昂贵,遭遇滞销。深圳一位矿机销售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现在二手矿机卖的比较多,价格在几百到一千块之间,一手矿机卖的很少。而比特大陆的7nm芯片矿机,价格在四五千块钱,因为太贵几乎没人买。

一位区块链行业资深人士则说,比特币价格到3万人民币就是关机价,“现在矿机都卖不出去,没几个敢接盘的。”

转型困境

过去两年,比特大陆在矿机芯片研发上耗资巨大,但效果并不好。到2018年,虚拟数字货币迅速转熊,矿机销售几乎停滞,比特大陆赖以生存的营收支柱遭遇重创。

其实比特大陆很早就意识到了挖矿行业的周期性风险,并且考虑到区块链始终存在较大的政策风险,2017年比特大陆宣布进军AI芯片行业。在招股书中,比特大陆称AI芯片业务将是公司的战略重点,并表示IPO募资将用于高科技AI芯片及AI应用的研发及扩大生产。

2017年11月,詹克团亲自发布了比特大陆的AI品牌算丰(SOPHON),以及首款AI芯片BM1680。次年3月份,比特大陆推出第二款云端芯片BM1682。

据汪磊透露,这两款芯片的出货量都非常少。“第一代几乎没有,第二代芯片出货量总数仅为几百片。因为芯片稳定性不够,有些卖出去还会被客户退回来。”

另一名前比特大陆AI部门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两款芯片出货量低原因在于,第一代还处于验证摸索、磨合团队的阶段,第二代产品主要针对园区和政府部门,客户验证比较仔细,销售周期很长。但他认为比特大陆推出的新三代芯片BM1684稳定性大幅提升,在市场打开后,预计销量会大幅上涨。

但即便如此,目前AI芯片业务短期内还不能为比特大陆贡献营收,仍然是一个需要不断投入的新业务。詹克团曾说,比特大陆发展AI芯片业务的优势在于“以战养战”——即主营业务矿机销售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以支持AI芯片的发展。但在熊市,这个优势已经被大大削弱了。

比特大陆的另一重风险在于其重仓持有的虚拟货币。

2017年8月份,在主导比特币(BTC)分叉为比特币现金(BCH)后,比特大陆开始斥巨资扶持BCH。吴忌寒本人也成为BCH布道者,在各个场合站台并推动BCH的发展。

招股书中显示,比特大陆的大部分加密货币(主要为BCH)来自矿机销售,截至2018年6月30日,比特大陆总资产中28%为加密货币,达到8.8亿美元。这些资产都以成本价计算,这意味着,一旦BCH价格持续下跌,这些资产将面临巨大的减值压力,而BCH近一年来价格已经跌去90%。

除购买BCH托市外,比特大陆公司还成立了哥白尼项目,该项目负责BCH基础设施开发,以推动BCH更快落地。一位知情人士说,哥白尼团队“一度在公司资源非常好,地位很高”。但是,这轮裁员中哥白尼团队全部被裁。

“公司现在的战略调整方向是尽量砍掉亏损项目,留下有收益的项目。”吴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哥白尼是开源项目,没有收益,且短期来看投入远大于收益,因此被战略放弃。

“比特大陆仍然重视BCH,毕竟公司持有很多BCH。不过应该不会像之前一样举全公司之力扶持BCH了。”前述知情人士说。

管理层震荡

比特大陆是一家年轻的,并且人员和业务快速膨胀的公司。

一直到2018年7月底,比特大陆公司都还处在扩张状态。一名7月底入职比特大陆的员工王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当天共有50多人与她一同入职。这位员工面试某个业务线的运营岗,但上级并不懂运营,在混乱之中HR只好临时拉来其他业务线的运营来面试。

这名员工还透露,比特大陆内部投资或收购了不少项目,包括区块链游戏、数字货币交易所,与区块链相关的项目几乎都投了一遍,其中很多项目并未对外披露。这种财大气粗的做派,一段时间引来非常多区块链初创公司都到比特大陆来寻求投资。

长期以来,比特大陆实行双CEO制度。吴忌寒曾对外解释道,他与詹克团两人的关系是互补组队——就像兵乓球双打比赛,球打过来,谁在最佳接球位置谁说了算。但在2018年,员工越来越多地感受到两位CEO之间存在分歧。

吴忌寒主要管销售、矿池、矿场运营等业务,詹克团则管矿机芯片、AI芯片的研发。在比特大陆公司内部,吴忌寒和詹克团各带各的人马,两方之间泾渭分明,人员几乎不会互相流动。

“吴忌寒是投资出身,偏好轻资产的业务,而詹克团是技术出身,力推AI芯片。”王婷说,“两位老板之间常常有分歧,比如吴忌寒会说什么业务配多少资源,哪些人去做。过一段时间,詹克团会问这项业务为什么没有产出,就会主张裁员。”

在比特大陆员工看来,吴忌寒是一个有信仰和梦想的人。他信仰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花费巨资支持BCH的发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比特大陆向海外销售矿机都只收BCH,不收现金,这甚至会占到比特大陆营收的三四成。为推动BCH更多应用落地,比特大陆公司的员工餐补也以BCH发放。

詹克团则将公司发展的赌注压在AI芯片上。

汪磊认为,詹克团与吴忌寒的分歧本质在于资源有限而梦想不同。“两个人一起赚过钱肯定关系不错的。但到市场熊市,吴忌寒做BCH亏了不少钱,詹克团做AI芯片也亏了不少钱。两个人都坚持认为自己选择的方向有希望,这是理念上的差异。”

两个人的管理风格也不尽相同。吴忌寒不管具体的事情,充分放权。詹克团的管理风格则是事必躬亲式的,会亲自参与、指导每一个项目。最多时候,詹克团直接管理的项目达到一百多个,在一百多个项目群中都会参与讨论、表达意见。詹克团经常夜里两三点还在群里分配工作,早上七八点就到公司上班。

在一些员工看来,詹克团有魄力和远见,且性格强势。在另一些员工看来,这位老板性格急躁,产出达不到预期就要裁员,且经常在项目会上破口大骂,给业务团队施加很大压力。

这样的管理风格也在内部受到一些质疑和抱怨。“不到一年时间,公司从三四百号人爆炸式增长到两千多人,对管理确实是很大挑战。”汪磊说。

或是为了解决管理问题,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吴忌寒与詹克团已经双双卸任CEO职位,由一位项目总监王海超担任新任CEO,不过现在詹克团仍未完全退下来,仍然在列席项目会议。这意味着,比特大陆的管理层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仍然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文中汪磊、王婷、吴风皆为化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比特世界_比特币聊天室_区块链论坛_比特币论坛_数字货币论坛 » 裁员风暴下的比特大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比特世界_imbtc_ 进入币圈的第一站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